首页 乡村振兴红色初心培训
上海乡村振兴红色初心培训课程,乡村振兴红色初心战略干部提升培训班,乡村振兴红色初心人员培训.

       乡村振兴是事关国家发展的全局性、历史性任务,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部署,发布了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进军令。乡村振兴战略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始终把“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作为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部署,为我国做好新时代乡村振兴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上海乡村振兴红色初心培训)

     上海城市经济发达、产业兴旺,“虹吸效应”将周边乡村青壮年劳动力掏空,因而上海乡村振兴的方向应是乡村价值再造还是成为上海的后花园,这也是乡村振兴红色初心培训的思考着力点。
  上海有1500余个自然村,郊区乡村面积占上海陆域总面积约85%。其中,既坐拥了陆家嘴金融中心、张江科学城等高精尖城市未来,又囊括着广域乡村田野的浦东新区,是上海城市与乡村共生的一个缩影 。(上海乡村振兴红色初心培训)
  上海的城市与乡村像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相辅相生、平等发展的关系。 乡村振兴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脱离乡村的本色,要以现代农业作为底板和基础,叠加二三产业的发展。
  “当前,乡村发展第一产业赚钱难的主要原因是人多地少,城镇化率不够,”当城镇化率达到75%左右,人均耕地面积将达到50-100亩,第一产业从业者收入将与二三产业等量齐观,甚至更高。 当今,需要通过打造产业链,提升农产品的附加值,而重点在于打造新型的农业经营体系,通过龙头企业、农村合作社、家庭、农场之间的利益链接,实现共同发展,带动集体经济的增长。
  川沙新镇连民村是这一模式的先试先行者。以规范化的品牌民宿为平台,依托连民村美丽的自然风光,优质农场、文创产业、非遗手工业与休闲农业旅游实现了游客流量资源共享。 如连民村“东方瓜果城”,农业年产值300多万;接待游客5万人次,年产值约500多万;游客带动农产品销售200多万。
  乡村产业的振兴带来了人口的城乡双向流动,改变了多年以来农村单向输出人口的状况,为乡村增添了活力。
  在连民村,这种现象格外明显。除了大量游客,“宿予”民宿吸引了20余名80后、90后年轻人工作、生活于此;上海闽龙实业有限公司开设的玫瑰书屋里,学设计的姑娘刘喜鸥日日采摘玫瑰、萃取花茶、插花装饰,将一方空间做成了艺术品。 年逾六旬的万根飞夫妇是“青花瓷”主题民宿的业主,夫妻俩住在民宿旁。村子美了,居住条件好了,口袋也富裕了。
  当前,川沙新镇还在规划发展“文创部落”,借助迪士尼大IP带来的客流,将文创人才引入附近乡村,挖掘本地文化,打造属于上海和浦东自己的文创IP,激活文旅产业,与村民共享发展果实。
  5000年的农耕文化有着与城市文化平等的地位,当城市在追逐趋同化的现代文明时,民族传统文化、地域文化、非物质遗产以及人文情怀恰恰都留在了农村的土壤上。这也是当今城市市民企图寻找的“乡愁”。 而乡村振兴中,更加重要的平等还在观念上。“乡村不是城市的附属品,也不是为了城市人而振兴,”川沙新镇党委书记吕雪城表示:“乡村振兴的本质是为了使乡村宜居、农民富裕。而城乡文旅是一种模式,让市民和农民共同生活在这一片土地上。”(上海乡村振兴红色初心培训)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破解超大城市的城市问题和乡村问题,促进超大城市全面、稳定、高质量和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一是保障城市食品供给安全。上海市常住人口超过2400万人,北京市常住人口超过2100万人,广州市常住人口超过1400多万。如此规模巨大的城市,一定的农副食品自给率是保障社会民生稳定的战略基础。从其他全球城市来看,随着发展阶段和收入水平的提升,对健康食品的重视程度及需求量也随之上升,并且更倾向于本地就近生产供应新鲜健康食品。巴黎、纽约、伦敦等多个全球城市都通过战略规划、行动倡议等多种方式,保护及拓展用于食品生产的土地,甚至在寸土寸金的城区,寻求适合发展社区农园的都市农业空间,构建本地生产和消费直接对接的食品供应短链,增强本地农产品在数量、品质、价格及多样性等多方面对本地居民的供应保障能力。
  农业生产是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相结合的过程,农产品的生产具有周期性,供应相对于市场需求呈现滞后性;并且农业发展最基础的资源要素——耕地,尤其是宝贵的土壤耕作层一旦污染或破坏,非短期可以修复或再生,农业的发展必须着眼长远。从这个意义上说,超大城市应该保持一定的耕地保有量,保护农业发展空间,以有效防范未来不可预期的食品安全危机及其引发的社会稳定风险。乡村是承载农业生产和农民生活的主要功能区,要保护和发展农业,保障有人种田,必须振兴乡村,改善乡村生产生活条件,提升乡村发展水平,增强乡村吸引力。 (上海乡村振兴红色初心培训)
  二是保障城市生态安全,改善城市环境景观品质。我国的超大城市不仅人口规模大,而且城市建成区面积大,开发建设强度高,生态系统较脆弱,环境质量较差。由耕地、林地、草地、水域等构成的乡村区域,是超大城市生态基底的重要组成部分。超大城市可专门用于生态功能建设的土地空间一般都比较稀缺,而农田湿地、果园、林地、养殖水域等农业用地,可以在保障生产功能的同时,发挥生态调节功能,改善城市生态环境质量,成为超大城市有生命的绿色基础设施。乡村地区的动植物资源,是超大城市生态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有助于保护超大城市的生物多样性;乡村田园构建的开敞空间,可以优化超大城市的空间结构;乡村自然开阔的田园景观,农业春华秋实的季节变化与自然美感,可以对超大城市由鳞次栉比高楼、蛛网般立体交通等构成的密集压抑的人工景观起到转换调节作用,改善超大城市的环境景观品质,增强超大城市的自然性和宜居性。 (上海乡村振兴红色初心培训)
  三是满足城市居民的精神文化需求,促进健康、活力、人文之城建设。超大城市的工作生活节奏快、压力大,收入水平较高,居民对自然田园的精神文化需求更为强烈。通过乡村振兴战略,在超大城市周边重塑宁静优美的乡村,可以让城市居民方便快捷地暂离都市喧嚣,适度放慢脚步,感受自然田园的安静恬淡,深度参与体验农耕生活,搭建家庭、邻里、同事等的交流平台,起到放松身心,缓解亚健康,培养健康生活方式等的积极作用;可以为城市中成长的少年儿童创造更多接触大自然的机会,体验亲手播种收获的乐趣,从小培养对自然、田园和食品的了解与珍爱。自然美好的乡村生活和乡村文化,既是超大城市社会文化的组成部分,也对城市人回归自然、感受慢生活,构建和谐、多元、向上的城市社会文化,丰富城市文化内涵等具有长远的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
  四是防止乡村过度衰退。从世界范围来看,随着非农化城镇化发展,乡村人口向城镇转移,一些小型乡村自然消亡,一些乡村区域直接非农转化,乡村数量规模和区域范围缩减,发展活力下降。我国超大城市的非农化城镇化进程走在其他地区前列,乡村问题也较其他地区更为突出,防止乡村过度衰退、促进乡村发展振兴的需求也更为迫切。超大城市亟待重新认识乡村的宝贵价值,加快凝聚共识,加大保护与支持力度,有效引导推动乡村发展振兴。
  五是补齐短板,实现全面协调发展。当前,我国超大城市的城乡发展差距还比较大。2017年,北京、上海的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已突破6万元,但农村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尚不足3万元,城乡收入比分别为2.57和2.25,收入差距仍然较大;同时,城乡生活环境条件、农业与非农产业的发展水平及效益等均存在较明显的差距。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既是改善乡村生产生活条件,促进乡村经济社会发展,增强乡村发展动力、活力、可持续发展能力等的内生需要,也是超大城市补齐短板,实现全面协调发展的需要。同时,引导城乡优势互补、资源要素合理流动、经济社会联动发展,有助于超大城市释放发展潜力,开拓新空间,培育新业态、新模式、新增长点,整体实现高质量转型升级发展,提升城市能级及综合竞争力。
  综上分析,乡村是超大城市的宝贵财富与有机组成部分,对超大城市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保障及服务功能。上海在这方面应加大引导推动力度,力争率先实现乡村全面振兴,并为我国其他地区,尤其是不断增多的城郊型、都市影响型的乡村探索可借鉴的振兴发展模式。

序号

课程名称

课时

1

美丽乡村特色精品村建设模式实践与探索

半天

2

宏观经济环境与主要矛盾变化

半天

3

乡村产业发展与产业人才引进

半天

4

现代公共文化服务管理体系建设

半天

5

乡村治理中的群众路线与群众工作方法

半天

6

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工作,构建乡村治理新体系

半天

7

推进农村三变改革,发展农村集体经济

半天

8

农业产业化经营与农业技术推广

半天

9

实践“两山”理念的浙江经验

半天

10

脱贫攻坚与提高农民收入的新思路、新途径

半天